《舞•師》編舞楊春江 舞蹈狂之獅

Thumbnail_Contempo-Lion-Dance

上次見楊春江是去年暑假,他和郭文龍師傅的醒獅團正準備出席德國國際舞蹈博覽會(Tanzmesse),事隔大半年他們又在忙最新版本的《舞‧師》,將舞獅、獅劇、飛躍道、環境舞蹈共冶於虎豹樂圃,是「賽馬會藝壇新勢力」其中一項重點節目。

 

文:Pianda

在我看來舞獅才是屬於我們的文化而又好勁的雙人舞。

《舞•師》 ——將舞獅視為舞蹈之師。楊春江2016年已着手研究廣東舞獅文化。他最初看到網上的舞獅訓練影片便驚嘆:「嘩,大家有寶都唔識執喎!」此話何解?「他們練習高難度動作時不拿獅頭,在我看來是很精彩的雙人舞,他們的托舉和我們所學的芭蕾托舉卻完全不同道理。」

舞者學舞獅

楊春江即時反應是:「我們要學這種雙人舞!所謂中國古典舞都在應用芭蕾舞技巧,在我看來舞獅才是屬於我們的文化而又好勁的雙人舞,而這種雙人舞是世界各地包括中國的舞蹈學校都不會教的。」於是有了2016年的短篇作品《拉人Dance》,讓舞者學習舞獅技藝,再化成全新舞作,在香港舞蹈團的八樓平台演出。楊春江提出的「舞獅」意念隨即獲業界肯定。2017年獲ArtisTree委約跨文化合作計劃《舞•師》。2018年八月更將舞獅帶到德國國際舞蹈博覽會,十一月在「新視野藝術節」首演當代舞結合獅劇的《千里走單騎》。 今年,《舞•師》更將演化成環境舞蹈,並選定虎豹樂圃為表演空間。

它既是舞蹈又是武術,也是風水學說、信仰習俗、傳統節慶,而在我們今次的演出它更是環境舞蹈。

勁過西方偶劇

早前看英國的大牌偶劇,便想起楊春江的「舞獅」系列。楊春江聽罷,笑笑,覺得我還不夠了解舞獅,「西方有puppet theatre (布偶劇) ,舞獅都算中國puppet theatre,但更複雜。它既是舞蹈又是武術,也是風水學說、信仰習俗、傳統節慶,而在我們今次的演出它更是環境舞蹈。」即將在虎豹樂圃上演的《舞•師》,可說是集楊春江四年來舞獅研究的大成,「舞獅本來就是環境舞蹈,走進虎豹樂圃就像以前獅隊入村,要想想在村口做甚麼,在村尾做甚麼。」

為古蹟起舞

楊春江坦言在古蹟表演有一定難度,「文物古蹟的每個空間都有限制,每處演出都要得到核准。」虎豹別墅1935年落成,已被列入一級歷史建築,經活化後成為虎豹樂圃。難得為古蹟度身訂造作品,他亦盡力回應虎豹樂圃的空間特色。演出其中一個有趣之處是請了一位飛躍道(Parkour)的好手,與舞者和醒獅隊一起演出,「Parkour跑手在高處躍動,對應舞獅的高樁動作,正好是傳統與現代互相battle比拼。跑手無論在任何地方都相信環境會幫助他們前進,正與環境舞蹈的理念不謀而合。」

傳統鼓樂電子化

獅劇糅合舞蹈、飛躍道,音樂方面選用傳統醒獅的鼓樂,但以電子音樂演奏,解決了醒獅和當代舞拍子系統不同的問題。「這樣舞獅師傅不用適應當代舞的拍子,而電子音樂對舞者而言拍子不是最重要的一環,反而更着重氣氛的拿捏。」楊春江又提醒觀眾,演出將會遊走至戶外花園上演,天色隨日照變化,每場光影氣氛不一,每一場《舞•師》演出都是可一不可再的珍貴體驗。

節目資訊
舞・師
楊春江
獅吼飛越虎豹別墅!本地資深舞蹈家楊春江聯同郭氏功夫金龍醒獅團,為傳統舞獅藝術注入新生命,結合當代舞蹈、實驗音樂、極限運動「飛躍道」,重新編排簽名式作品《舞• 師》,突破舞台界限,即興遊走古蹟建築及戶外環境,隨着舞獅的精彩步法,舞出傳統與當代交錯的流動風景。
查閱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