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實」三重震撼

電影版的《趙氏孤兒》,門客程嬰以親生骨肉救下趙氏孤兒,殺生成仁,可歌可泣﹗然而,大眾傳頌的動容畫面是否就是史實﹖史實又是否只有一個﹖綠葉劇團藝術總監黃俊達棄賺人熱淚的英雄情節,選更貼乎人性的救嬰故事,甚至暴露令人羞愧的原版情節……真相如何﹖或許永遠毋法解開,但與其盲目相信,何不反思求真?

文:林蓁逸

導演黃俊達

社會的框框愈窄,創意愈闊。規則是我們可以踩界,但不可以抗衡。在有限框框引發無限想像,藝術才能讓人快樂。

那一年,阿達留學巴黎,異鄕人飄流他鄉,對身分存疑,選取首個被翻譯成歐洲語言的中國經典故事《趙氏孤兒》為文化尋源。五年後,他回到香港,震撼的畫面成為其創作《孤兒2.0》的靈感泉源。「是2013至2014年吧,香港發生連串大事,先有反國教,後有雨傘運動,先不討論事件是正面還是負面,但令人很想探究甚麼才是真相﹖」

「真相」逐層揭開 觀眾嘩然

舊作《孤兒》重新改造成《孤兒2.0》,內容由文化探索演變至真相追踪。(相片:Carmen So @ Right Eyeball)

適逢那年有機會到北京交流,班底換上北京及香港的演員,把內容由文化探索演變至真相追踪,把舊作《孤兒》重新改造成《孤兒2.0》。電影《趙氏孤兒》與《元朝雜劇》所敘述的版本毋疑是最偉大動人,然而,最為人熟悉的版本不代表是史實,史實又未必是真相。2.0演繹的是不同版本的陳述,《史記》版本內,程嬰根本沒有用親生骨肉代替趙氏孤兒,而是偷了鄰居的嬰兒頂替。「如此說來,程嬰不是英雄,反而是衰人。然而司馬遷所寫的史實又是否等同真相﹖究竟他是如何聽到主角的對話而寫下所謂的史實﹖他被行宮刑的遭遇,又會否影響他撰寫歷史的心理﹖這些都是我的疑問。」

阿達對「真相」的追求還未停止,故事結束後,演員還口述多一個《左傳》版本——趙氏孤兒的生母晉國公主莊姬原來是一個淫婦,兒子極有可能是跟他人私通而生下的「孽種」。一重又一重的「史實」呈現,對觀眾來說也太殘忍了吧,但阿達似乎樂此不疲。「那次演出完畢,觀眾不單沒有發出噓聲,而是高呼拍掌呢。因為大家都知道世事從來不是如此簡單,真相往往存在極多探索空間。」

藝術從沒定位 肢體演技直接易明

(相片:Carmen So @ Right Eyeball)

真相不是非黑即白,藝術亦從沒定位。

對阿達而言,真相不是非黑即白,藝術亦從沒定位。他捨棄華麗的舞台、精巧的服飾,以「冷門」的肢體動作作為演繹方法,以為他是極至藝術追隨者,沒想到原來他也有「商業」的一面。「我有替電影《三人行》、《翠絲》及《明日戰記》,還有鄭秀文演唱會內部分演出擔任肢體演技指導。能夠利用商業的資源,以藝術的手法呈現,這更能提高表演的濃度與張力,兩者是沒有衝突的。」

「即使演員手上沒有真實的武器,但觀眾從動作而引發的想像空間可能比看到血淋淋的場面更加恐怖和震撼。」 - 黃進達 (相片:Carmen So @ Right Eyeball)

肢體演技看似高深難明,阿達卻不以為然。去年無語言面具劇《爸爸》在學校巡演時,學生的反應足證阿達的看法。「有位小學生看了五分鐘便嘩嘩大哭,他說故事令他想起外公。你回家看到爸爸的坐姿,可能已猜到他今天心情如何。假設演一段殺戮場面,即使演員手上沒有真實的武器,但觀眾從動作而引發的想像空間可能比看到血淋淋的場面更加恐怖和震撼。肢體演技就是要以最少的道具引發最巨大的想像。」

節目資訊
孤兒
綠葉劇團
另類演繹《趙氏孤兒》 歷史真相何在?
歷史眾說紛揉,孰是孰非,誰可定斷?《孤兒》捨棄佈景道具與華麗服裝,以最純粹的肢體劇,另類演繹經典劇目《趙氏孤兒》。9月17 - 22 日,沙田大會堂文娛廳,票價:$250
查閱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