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症下的演藝新常態

疫症下的演藝新常態

新冠肺炎來襲,世界停擺。 2020的上半年,世界各地封國封城,社交距離成新規則,一切群體活動停止,劇院音樂廳博物館全線休業,香港自然也不能倖免,藝文節目紛紛取消。雖然表演藝術行業尤如走進寒冬,但藝術從來不死。在留家抗疫的日子,文化節目成了不可或缺的沖調劑。有危便有機,疫症下衍生的新常態,也不一定是悲劇,不如從挑戰中尋找新的可能。
超時空生命禮讚

超時空生命禮讚

在經歷人生重要關口之時,我們總會有一刻想:如果能回到過去,便可以下更好的決定。物理上,人仍未能成為時空旅人,但藝術總容許我們想像和創造。透過藝術作品穿越過去未來,帶來的心靈啟迪以至療癒效果,能超越肉身和時代,更為藝術家和觀眾留下重要的人生註腳。La P en V優之舞《不死的祭禮》就是這樣的一次藝術嘗試,以舞反思人生與時間。在疫病肆虐的2020年,《不死的祭禮》排在秋季公演,如作品名字所寄託,展現強大的生命力。
打破劇場第四道牆 你來看我也看你

打破劇場第四道牆 你來看我也看你

如何觀看,如何被看。 走進劇場,你選擇安坐享受,還是主動探索? 編舞家李偉能從不甘於滿足觀眾期望。這次由一個人變成五個人,加入對日常人像攝影的新覺察,繼續用最熟悉的身體語言,交織著聲音文字,延續對當代舞和身體運用的思考和實驗。
不中不西 也可以是既中又西!

不中不西 也可以是既中又西!

舞台劇《流徙之女》講述港人移民的後代,在英國出生長大,從小不喜歡自己的華人身份,後來踏上尋根之旅。作品講述數代人流徙命運,但一條褲製作藝術總監、導演胡海輝卻沒有想過,竟在2020年重演時遇上了香港第二個移民潮。「走不走」的想法,一度縈繞心頭。 多年來,大家一直討論甚麼是香港人。在移民潮之中,也難免再次思考「我是誰?」。劇中的中西文化碰撞,現實中的香港人可有共鳴?「說香港人不中不西,不如說我們既中又西!」
古典歌劇金曲大變身   美聲匯生鬼舞台演繹

古典歌劇金曲大變身 美聲匯生鬼舞台演繹

如果莫札特走進音樂廳,看到台上放了結他、鼓和鋼琴; 然後男中音與女高音唱着熟悉的歌曲,編曲卻是耳目一新,他會震怒、興奮、不知所措?還是會愛上電結他,迷上爵士樂? 莫札特沒法穿越時空,他的音樂卻流傳下來。如果你在音樂廳遇上穿牛仔褲波鞋的莫札特,你願意跟他交談嗎?
疫症下的演藝新常態

疫症下的演藝新常態

新冠肺炎來襲,世界停擺。 2020的上半年,世界各地封國封城,社交距離成新規則,一切群體活動停止,劇院音樂廳博物館全線休業,香港自然也不能倖免,藝文節目紛紛取消。雖然表演藝術行業尤如走進寒冬,但藝術從來不死。在留家抗疫的日子,文化節目成了不可或缺的沖調劑。有危便有機,疫症下衍生的新常態,也不一定是悲劇,不如從挑戰中尋找新的可能。
超時空生命禮讚

超時空生命禮讚

在經歷人生重要關口之時,我們總會有一刻想:如果能回到過去,便可以下更好的決定。物理上,人仍未能成為時空旅人,但藝術總容許我們想像和創造。透過藝術作品穿越過去未來,帶來的心靈啟迪以至療癒效果,能超越肉身和時代,更為藝術家和觀眾留下重要的人生註腳。La P en V優之舞《不死的祭禮》就是這樣的一次藝術嘗試,以舞反思人生與時間。在疫病肆虐的2020年,《不死的祭禮》排在秋季公演,如作品名字所寄託,展現強大的生命力。
打破劇場第四道牆 你來看我也看你

打破劇場第四道牆 你來看我也看你

如何觀看,如何被看。 走進劇場,你選擇安坐享受,還是主動探索? 編舞家李偉能從不甘於滿足觀眾期望。這次由一個人變成五個人,加入對日常人像攝影的新覺察,繼續用最熟悉的身體語言,交織著聲音文字,延續對當代舞和身體運用的思考和實驗。
不中不西 也可以是既中又西!

不中不西 也可以是既中又西!

舞台劇《流徙之女》講述港人移民的後代,在英國出生長大,從小不喜歡自己的華人身份,後來踏上尋根之旅。作品講述數代人流徙命運,但一條褲製作藝術總監、導演胡海輝卻沒有想過,竟在2020年重演時遇上了香港第二個移民潮。「走不走」的想法,一度縈繞心頭。 多年來,大家一直討論甚麼是香港人。在移民潮之中,也難免再次思考「我是誰?」。劇中的中西文化碰撞,現實中的香港人可有共鳴?「說香港人不中不西,不如說我們既中又西!」
古典歌劇金曲大變身   美聲匯生鬼舞台演繹

古典歌劇金曲大變身 美聲匯生鬼舞台演繹

如果莫札特走進音樂廳,看到台上放了結他、鼓和鋼琴; 然後男中音與女高音唱着熟悉的歌曲,編曲卻是耳目一新,他會震怒、興奮、不知所措?還是會愛上電結他,迷上爵士樂? 莫札特沒法穿越時空,他的音樂卻流傳下來。如果你在音樂廳遇上穿牛仔褲波鞋的莫札特,你願意跟他交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