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一直是梁志和思考的主題

家,一直是梁志和思考的主題

家或家居,一直是藝術家梁志和思考的主題。2007年,他創作了《開屋》(Open Home),借用陌生人的住所設置30條聲音裝置,觀眾經過預約進入單位參觀,裝置內容訪問了不同人談自己的居所。「自2005到2008年,我都在創作此主題。」2018年,他創作出《孤寂遺跡》參與泰國雙年展。在旅遊區的海邊,佇立了一個沒有電話的電話亭。當電話亭失去溝通功能,它會否改變了作用?「一個失去原有意義的空間,你會思考自己跟世界,還有甚麼關係?這麼僅有的私人空間,你會對自己說甚麼?
邊緣物種在鄭波眼中特別珍貴

邊緣物種在鄭波眼中特別珍貴

鄭波居於大嶼山,常與植物為友,邊緣物種在他眼中彷彿特別珍貴。他利用植物創作生態藝術(Ecological Art)已有好幾年。雖然做過不少社會政治相關題材,對人已甚了解,但在植物面前,他總覺得自己特別無知。
非關舞蹈 在困難中找到自由

非關舞蹈 在困難中找到自由

「當她面紅卜卜的時候,她是自由了。」 不加鎖舞踊館藝術總監王榮祿 (祿) 憶述他在一個韓國藝術節中帶領一班太太進行「#非關舞蹈」工作坊時,參與者表現最真實、釋放自由的一刻。 「開始的時候她們並不真實,因為不能放下自己的包袱。覺得身形要長、手要靚,要elegant (高貴)。因此當要做一些『落地』的動作時,她們便顯得有點尷尬。」 在工作坊中,除了跑跑跳跳,祿還要求她們拳擊一個在空中飄浮的普通膠袋。一個看似非常容易的任務,祿卻限制她們下身的移動,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讓膠袋掉落地上。
疫症下的演藝新常態

疫症下的演藝新常態

新冠肺炎來襲,世界停擺。 2020的上半年,世界各地封國封城,社交距離成新規則,一切群體活動停止,劇院音樂廳博物館全線休業,香港自然也不能倖免,藝文節目紛紛取消。雖然表演藝術行業尤如走進寒冬,但藝術從來不死。在留家抗疫的日子,文化節目成了不可或缺的沖調劑。有危便有機,疫症下衍生的新常態,也不一定是悲劇,不如從挑戰中尋找新的可能。
超時空生命禮讚

超時空生命禮讚

在經歷人生重要關口之時,我們總會有一刻想:如果能回到過去,便可以下更好的決定。物理上,人仍未能成為時空旅人,但藝術總容許我們想像和創造。透過藝術作品穿越過去未來,帶來的心靈啟迪以至療癒效果,能超越肉身和時代,更為藝術家和觀眾留下重要的人生註腳。La P en V優之舞《不死的祭禮》就是這樣的一次藝術嘗試,以舞反思人生與時間。在疫病肆虐的2020年,《不死的祭禮》排在秋季公演,如作品名字所寄託,展現強大的生命力。
家,一直是梁志和思考的主題

家,一直是梁志和思考的主題

家或家居,一直是藝術家梁志和思考的主題。2007年,他創作了《開屋》(Open Home),借用陌生人的住所設置30條聲音裝置,觀眾經過預約進入單位參觀,裝置內容訪問了不同人談自己的居所。「自2005到2008年,我都在創作此主題。」2018年,他創作出《孤寂遺跡》參與泰國雙年展。在旅遊區的海邊,佇立了一個沒有電話的電話亭。當電話亭失去溝通功能,它會否改變了作用?「一個失去原有意義的空間,你會思考自己跟世界,還有甚麼關係?這麼僅有的私人空間,你會對自己說甚麼?
邊緣物種在鄭波眼中特別珍貴

邊緣物種在鄭波眼中特別珍貴

鄭波居於大嶼山,常與植物為友,邊緣物種在他眼中彷彿特別珍貴。他利用植物創作生態藝術(Ecological Art)已有好幾年。雖然做過不少社會政治相關題材,對人已甚了解,但在植物面前,他總覺得自己特別無知。
非關舞蹈 在困難中找到自由

非關舞蹈 在困難中找到自由

「當她面紅卜卜的時候,她是自由了。」 不加鎖舞踊館藝術總監王榮祿 (祿) 憶述他在一個韓國藝術節中帶領一班太太進行「#非關舞蹈」工作坊時,參與者表現最真實、釋放自由的一刻。 「開始的時候她們並不真實,因為不能放下自己的包袱。覺得身形要長、手要靚,要elegant (高貴)。因此當要做一些『落地』的動作時,她們便顯得有點尷尬。」 在工作坊中,除了跑跑跳跳,祿還要求她們拳擊一個在空中飄浮的普通膠袋。一個看似非常容易的任務,祿卻限制她們下身的移動,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讓膠袋掉落地上。
疫症下的演藝新常態

疫症下的演藝新常態

新冠肺炎來襲,世界停擺。 2020的上半年,世界各地封國封城,社交距離成新規則,一切群體活動停止,劇院音樂廳博物館全線休業,香港自然也不能倖免,藝文節目紛紛取消。雖然表演藝術行業尤如走進寒冬,但藝術從來不死。在留家抗疫的日子,文化節目成了不可或缺的沖調劑。有危便有機,疫症下衍生的新常態,也不一定是悲劇,不如從挑戰中尋找新的可能。
超時空生命禮讚

超時空生命禮讚

在經歷人生重要關口之時,我們總會有一刻想:如果能回到過去,便可以下更好的決定。物理上,人仍未能成為時空旅人,但藝術總容許我們想像和創造。透過藝術作品穿越過去未來,帶來的心靈啟迪以至療癒效果,能超越肉身和時代,更為藝術家和觀眾留下重要的人生註腳。La P en V優之舞《不死的祭禮》就是這樣的一次藝術嘗試,以舞反思人生與時間。在疫病肆虐的2020年,《不死的祭禮》排在秋季公演,如作品名字所寄託,展現強大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