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談

中樂、爵士樂 隨心即興逍遙樂

十八載以來,無極樂團仍然不斷突破。由早年的「意境音樂劇場」,到近期「爵式無極」意象音樂會系列,無極樂團着意在傳統中樂基礎上,開拓多媒介和跨樂類的可能性。中樂與爵士樂看似是兩套南轅北轍的美學體系,但無極樂手卻屢次夥拍城中爵士音樂人聯袂合奏,並以全新作品告訴觀眾,中樂與爵士樂,擁有無限共通性,足以創造耳目一新的音樂體驗。數度聯手,實驗未停,在即將舉行的 爵式無極之《一任逍遙》音樂會,無極班底繼續隨逍遙之心而行,糅合迥然不同的聲音元素,突破音樂類型的藩籬。音樂會兩位概念策劃人,琵琶演奏家林灒桐與低音大提琴家呂奡元(Lui),便以逍遙二字為起點,細說這次意象音樂會的原念與曲目。

文:瀧澤勳

逍遙無譜作樂

林灒桐率先說起她心目中的逍遙:「『逍遙』談的是輕鬆自在,但這種自在絕不是百無聊賴。它是指思想沒有束縛,不會讓框架困囿自己。身為表演者,只有在現場演出期間保持逍遙,我才會感應到其他樂手的脈搏,在碰撞之間創造更多可能。」雖然中樂與爵士樂俱備即興演奏元素,但中樂重視旋律線條勾勒,而爵士樂以經營律動為主,故很需要表演者拋開技藝與流派的包袱,接應演奏當中偌大的自由度。

二人回望前年的《無極爵躍》,班底初次合作,團隊當時還在培養默契,不算玩得盡興狂放;但這兩年世界變了很多,眾人有所成長之際,如今真的想盡情投入,不帶顧慮,因此才敲響《一任逍遙》的命題,選擇懷着一往無前的心態,追求逍遙閑適的演出。

身為無極團長的灒桐坦言,要糅合兩套源遠流長的音樂語言,同時不失兩者本來的個性,當中的磨合過程頗為漫長,團隊需經大量工作坊和綵排時段,互相聆聽,細緻調整,才能拿捏箇中平衡。她娓娓道來:「中樂與爵士樂絕對有不同的地方,例如是律動(groove)。中樂的即興獨奏部分,中樂進出的時機主要是按下拍(downbeat)而行,但爵士音樂卻可以根據上拍(upbeat)或弱拍強音(offbeat)等組合呈現。這些細節都是需要磨合的,所以很慶幸 Lui 和另外幾位爵士樂手,很有耐性地理解中樂,我們也會嘗試演奏爵士樂那些不平衡的樂句結構,乃至複雜多變的節奏組合。」

無極樂團團長、爵式無極之《一任逍遙》音樂會設計/琵琶:林灒桐

技術之外的人際交流

無極樂團每星期都有恆常工作坊,排練的次數份外頻密,除了因為台前的即興演奏需要大量試驗,眾人亦很願意花時間作樂譜以外的人際溝通。Lui 形容,這個班底儼如一隊搖滾樂隊,「但這種合作關係,不是爵士音樂圈的慣例。有很多活躍的爵士三重奏,樂手配搭常不固定,難免綵排較少。誠然,一方面我很享受這份未知,但另一方面,我很嚮往長期的合作關係,讓一夥人共同做一些規模較大的嘗試。」難怪長期在做實驗性製作的無極樂團,正是 Lui 不謀而合的音樂夥伴。

這種相處也深化團隊內部的人文浸淫,樂手得以透徹理解各人的音樂個性,故到了現場演出時,寥寥數頁的樂譜,都可以在眾人配合下,幻作長達半小時的豐盈樂曲,高潮迭起,來得自然而然,順理成章。Lui 認為當中底蘊,見於氣息:「因為整個合奏團慢慢蘊釀出一股『氣』。達致呼吸同步的話,樂手之間便會互相感受到脈搏和節拍,感應到樂曲的去向。」

爵式無極之《一任逍遙》音樂會設計/作曲/低音大提琴:呂奡元

三首演出作品

貫徹這種人本想像,Lui 為是次音樂會創作〈川〉一曲時,憑着對團員的理解,拿捏記譜的細緻度。「因為我已知曉演奏者是誰,某些部分我不會再寫得太細緻,排練時也可以放手,讓團員自由發揮和想像自己的演奏應是甚麼,而非由我規定。」他續指,雖然自己身兼作曲家與演奏者,但角色衝突不多,皆因作曲與演奏都在工作坊期間同步進行,「爵士音樂本來便有這種自由吧,作曲家奠定框架,樂手繼而以自己的靈敏度和想像力,處理自己的部分,故同一首作品,每趟演奏也不盡相同。」

無極樂團每星期都有恆常工作坊,試驗合奏聲音,培養團員之間的默契。

基於作品本身的留白,演奏可能性更形豐富,故在工作坊上,往往會觀察到灒桐和 Lui 引領各自樂器小組進行溝通,不斷交換演奏素材。而 Lui 則會透過描述樂段所需意境和氛圍向團員解說。也許 Lui 口中的同步創作過程,本身就是逍遙的藝術表現。

音樂會另一演出曲目則是作曲家黃旨穎(Cynthia)所寫的〈砂海〉。Cynthia 活躍於本地音樂劇圈,亦曾為電視劇譜寫配樂。〈砂海〉以日本庭園為意象,用沉靜樂調營造日式侘寂美學。作曲家在樂譜中預留不少即興演奏的空間,並汲取工作坊的排練經驗再作修正,讓不同質感的聲音得以融和,呈現大自然的滲透力。

整場音樂會的壓軸之作,則是羅永暉老師的〈百轉千迴〉。在此部作品,羅老師徹底撇棄任何形式的記譜,僅以現場排練時的言說和手勢,向團員點出四部結構:「時間的延伸」、「空間的滲透」、「對立的關係」,以及「疊合的色彩」。工作坊上,羅老師為團員給予即場指示,簡則僅供數音讓團員自由發揮,複則指示琵琶奏出〈陽春白雪〉和〈十面埋伏〉等古曲,繼而在當中抽取素材加以延伸,引導其他樂手介入、呼應甚至抗衡,使得每個樂器交替演繹沉靜、潛伏和盡致三個角色。在簡約結構之上,作曲家卸除記譜的局限,任由樂手之間的即興演奏主導作品,是一場真正逍遙的放逐式探索。

工作坊上,藝術總監羅永暉老師為團員給予即場指示,讓團員自由發揮。

心靈定內之根本

無極樂團每次排練前,都會先進行三十分鐘靜修練習,在排練室打坐,徹底放鬆身心靈,重整個人對周遭聲音的敏感度,但更重要的,是尋覓一個形神的寧定。灒桐強調:「靜修後的『定』,是內在氣氛的沉澱,不再將自己的力量對外投放,不再將生活的煩瑣帶進排練室。開初當然不習慣打坐,但後來才發現,整個人會更專注演奏,更自在地將個人感受傳遞開去。」

中樂與爵士音樂,都有各自的逍遙精神,但當無極樂團以兩套美學為基礎,展開即興演奏的實驗製作。班底追求的逍遙,似乎不只打破了音樂類型的隔閡,他們同時卸下了個人技藝和演奏者身分的包袱,純粹享受當下現場(at-the-moment)的合奏經驗。放諸人生,這種逍遙自在,同樣是值得畢生追尋。

相關標籤

分享

相關藝術家

相關節目

「離譜.作樂」即興演奏工作坊及音樂會

爵式無極之《一任逍遙》

無極樂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