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潮

解放想像力 手指飛舞變出兵馬

「以前,我從來沒有想過可以用沙來創作。」

從小愛繪畫,堪稱畫癡。當年那個仍未用上藝名「海潮」的少年,有天在網上看到西方世界的沙畫表演,大開眼界,「它開發了我的多想像力。」少年在家裡攤一張白紙,鋪上細沙,自學沙畫,常把客廳弄得髒兮兮。就這樣跌跌撞撞,竟給他摸出了一條大道。

由替陳奕迅MV中表演沙畫,在商場表演,到創作自己的舞台表演,創作出糅合多種元素的《沙兵馬將》,初演迄今,差不多十年。期間曾到多個城市表演,今次應賽馬會藝壇新勢力邀請,終於回到香港,與十年前的表演,又有何分別?

文:何兆彬
攝:Leung@runmanworkshop

「以前,我從來沒有想過可以用沙來創作。」—海潮

逆向思考 自學沙畫

「接觸沙畫後,我才發現將畫筆丟開,將自己的雙手變成了畫筆,就好像小朋友去學畫畫。每一筆怎樣去用,都好精采,令我好快樂。」

他從小的夢想是當畫家。人的際遇,難如預期,「畢業時,恰好遇上了戲劇人,我參與了好些作品,不久也成了職業演員。」有天,他思考怎樣能把繪畫融入作品之中,「能否有非語言的想法?當初創作,我會自製木偶、小丑,都是影像的東西。後來在網上看到沙畫,我嘗試把它們放在一起,發覺它又能現場表演,又突顯到它視覺上的美麗,還可以讓觀眾看到我的作畫過程,看到我的想像,這種表演形式,是非常少見的。」

要自學沙畫,並不容易。在網上看完片段,他自我逆向思考,想像沙畫是怎創作的,「桌和沙準備好,我可以畫些甚麼?在家裡練習,當初弄得到處是沙。我發現要改良它,設立沙循環的系統,減少浪費。」沙畫桌一直改良,今天的沙畫表演,在一個寸來厚的光燈箱上表演,但十多年它已進化了好幾代,「我試過好多不同的光管,初期的設計很重,表演的表面,也由膠片變成了玻璃。畫不只要畫得美,因為在台上表演,也需要訓練速度,學習配合音樂,那是無止境的學習過程啊。」

十年間,海潮憑着一雙手以及對沙畫的堅持,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想像力化解壓力

《沙兵馬將》的故事,講述兩個小朋友在醫院裡面,感覺沉悶。沉悶使他們的想像力,大大爆發。

他們開始想像進入了古裝世界,二人變成了一人一馬,相遇後互相幫忙,期間發生不少爭拗,最後經歷一切後,一起面對,海潮:「這是一齣合家歡的作品,我希望能大家能見到陪伴、友情的重要性,也感受到一起玩的感覺。」為何創作合家歡作品?「一些小朋友在成長中可能會有好大壓力,家長會為了他們的學業成績,也許曾迫他們做違反孩子意願的事。在戲裡面也一樣,那隻馬不斷要去打仗、去考功名,但究竟,這些追求的重要性在那裡?」海潮頓了一頓,說:「最重要其實是陪伴。能做到一件事很好,但有時也會弄巧反拙,令小朋友討厭它。如果我第一天接觸沙畫,壓力太大,也許我會討厭它。我是因為好喜歡它,慢慢去做,漸漸得到自信,做沙畫才會感到快樂。」

「我希望能大家能見到陪伴、友情的重要性,也感受到一起玩的感覺。」—海潮 (相片:中國國際青年藝術周2019)

他回想自己的成長過程,沒有今天的孩子那麼多玩具,那怎麼辦?「我們就去找東西玩,不像今天遊戲已準備好了。」他說:「在創造力及想像力裡面,好像是人在等待一個世界,讓人去參與。在我那年代,根本沒有那個世界,於是我們得去創造世界!也許用一張被鋪,就變成了沙灘,用一個紙盒,就化成怪獸。」

海潮相信靠着想像力可以創造屬於自己的世界(相片:中國國際青年藝術周2019)

戲裡的小孩,拿一個地拖,就化成了一隻馬,「很多時候,我們看到一個東西只想到它本身,但我們也可以,試試想像會想到甚麼?」《沙兵馬將》的演出糅合了不同元素,除了沙畫,也包括了功夫演出、唱歌和跳舞,還有沙動畫。沙動畫的形式,以定格動畫(Stop Motion)方式製作,逐格拍攝,變成片段。

表演的不速之客

由首演算起,《沙兵馬將》誕生迄今快十年了,「第一次海外演出,是獲邀到北京兒童節演出。在當地的舞台佈景設計,古裝一點,好像客棧一樣。然後我們去過高雄,再返到香港,再到大灣區三個地方:廣州、佛山、廈門演出。」經歷十載,再次回到家鄉演出,海潮十分期待,「我重看這演出時第一次畫的馬,真的好醜樣啊!」這麼說來,足見了他在繪畫上一直有所進步。

由首演到今日,每次演出都見證了海潮的進步(相片:中國國際青年藝術周2019)

平常我們見他兩手一撒一撥,沙堆就成了野馬。他一直追求一種類近水墨,淋漓盡緻的繪畫風格,但即使畫了超過十年,海潮還是謙厚地說:「雖然今天我好像甚麼都能畫,但有很多東西,是我仍然還沒有學懂的。沙畫不是一些遊戲。我不會說『好悶呀,不玩了』,相反,它可用不同方法去玩。我會問自己:能否畫到像水彩,能否畫得像炭筆?又能否畫到好真實?」經驗再豐富,還是有很多事情沒法預計,偶然表演遇上天氣變化,空氣潮濕,玻璃面沾上水份,粒粒細沙會變得像泥。在戶外演出,燈箱上也曾出現不速之客,例如飛蛾,要跟他在沙上同場表演。急忙之中,都得想辦法解決。

藝術追求,無止無盡。海潮強調,繪畫跟演繹畫面是不同的,「例如要畫一個天空。我用手畫,還是用動作去帶領觀眾進入劇情?這兩者是有分別的。」重演《沙兵馬將》外,他在追求甚麼?「沙畫在技巧上,我還有很多是在學習的。我也希望把這些過程拍成沙動畫,保留下來,也參與不同的影展。」

對藝術追求永不停步,讓海潮不斷突破界限,將沙畫演出推到另一層次。

他在JCCAC的工作室,搬到現在的大單位已有三年。遷入後,他將其中一半,預留下來做沙動畫創作。之前創作的兩個沙動畫,也入圍過國際影展,這是他下一個目標。▲

相關標籤

分享

相關藝術家

相關節目

《沙兵馬將》學校巡演

《沙兵馬將》

海潮

《流沙中的羅密歐與茱麗葉》

海潮 X 美聲匯

標籤:   

Leave a reply